事事

Sam坐在自己房间里,笔记本打开着,他拄着下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摁着鼠标,慢腾腾的样子好像快睡着了。

另一个房间Dean戴着耳机鞋也没脱躺在床上,ac/dc的音乐隐隐传过来,似乎是《who made who》。他闭着眼睛,不知是真睡还是假寐。

Sam长出一口气,伸展一下胳膊,揉揉自己的脸。合上笔记本的盖子,起身从书架里翻出一本书,给自己倒了杯咖啡放在桌上,半倚在床上翻开书。

Dean睁开眼睛。他看了看表,时针指向9。他坐起身,脑袋上还扣着耳机,Robert Plant在唱“all of my love”。他换下Ipod的另一首歌。

Sam还是决定在电脑上找一找奇怪的案子什么的。

Dean换了好几首歌,最后还是换到那首歌,把它听完。

Sam握着鼠标的手一顿,他突然觉得有些疲惫。

Dean摘下耳机,揉揉眉心,右手遮住半张脸,他保持这个姿势大概很久。

所以大概是他神游太久,没有听见敲门声,也没有看见Sam因为太久等不到他的声音焦急打开门的样子。呈现在Sam面前的就是Dean皱巴巴的衣服松垮垮垂在身上,戴着黑色的大耳机坐在床上,一只手撑着脸庞的疲惫至极的样子。

Sam觉得心脏挨了一刀,或者是挨了一箭。不过应该不是丘比特干的,因为胸口很疼。

Dean放下手的时候余光瞟到门口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摸向枕下的手枪,才发现那是自己的弟弟。他登时松口气,Sam甚至能看到他竖起来的头发一下子软下去。Sam又突然觉得很窝心,就像有人把心头的那个小窟窿用柔软的纯白的棉花补好了一样。

哥俩没有多说什么,后来就都坐在地上靠着床沿喝着啤酒。Dean注意到弟弟的胡须又长长了,看起来疲惫沧桑。Sam看着哥哥越来越深的皱纹,他毕竟比自己大四岁。

Dean居然喝醉了。他呢喃着Sam听不清的话,脑袋斜斜的靠在床沿,差一点碰到Sam的肩膀。Sam只听到一声含糊不清的“对不起”以及“Sammy”。Sam把哥哥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Dean蹭蹭他柔软的长发,Sam感觉脖颈一片清凉,哥哥鼻下的热气熏腾的他的双眼发热。

夜已深。Dean一动不动的靠着Sam的胸口,双腿舒展在地板上,双唇微张,发出轻微的呼噜声。Sam屈起右腿,左手稳稳的抱着哥哥的腰安定在自己的怀抱里。微微低头看到Dean长长的睫毛不时轻轻颤抖,或者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听不清的火星语言。他犹疑了一下,在Dean微张的唇上印下轻吻。Dean动了动胳膊,吧砸了一下嘴巴。Sam在他柔软的短发上深深的吻着,闭上眼睛。

我爱你,Dean。我爱你。我永远不会对你生气。

Sam在他耳边轻声说。

评论
热度(1)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