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七月的黄昏,Grand站在海滩看着西边渐落的太阳。色彩斑斓的云朵堪堪挂在遥远的海边,既美丽又遗憾。

手机一直嗡嗡响,他扫了一眼屏幕,关机。

尽管在每次看到屏幕上那个名字的时候心里都有些难过。

但总得回家。在路上看到一个小孩子抱着一个大汉堡在啃,Grand才发觉自己非常饿,舔舔嘴唇,心里琢磨着到底该买些什么什么吃的回去。

打开门的时候家里一片漆黑,冷冷清清的。他也不开灯,直直坐在凌乱的沙发上,头靠着靠垫闭上眼睛。真是好安静,钟表的咔咔声,卫生间里的水滴声,隔壁的隔壁装修声,楼下汽车的鸣笛,甚至是从自己胃里发出轻微的咕咕声,都这么清楚。

当他感觉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门突然开了,紧接着啪地一声房间瞬间通亮,他不得不迟一些睁开眼睛。打开灯的Smith一眼看到蜷缩在沙发上的爱人,本来高高大大的小伙子,现在的样子像一个被主人抛弃了的德牧犬,大大的眼睛低垂着,白色的T恤皱巴巴,像没有看见自己一样不言不语。Smith原本已经为自己上午的话很懊恼,现在看见他这副憔悴模样更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他走过来蹲在Grand身边,迟疑了一下,握住他的手,轻声地,hey。

Grand看他一眼。拿不准自己是应该一拳挥向他还是继续沉默还是甩开他的手又或者抱住他哭?随后很坚决的全部都否定了。打他,说实话舍不得;甩手,确实不忍心也太孩子气;抱着他哭——拜托,自己可是个大男人。他自顾自打开电视,拿过自己买的披萨,大口吃起来。因为吃得有些急,还噎住了一下子。Smith看他嘴里鼓鼓囊囊,不错眼珠的看着电视,一副“你是空气”的淡定神情,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男人,在清晨的时候被自己骂了两句脸庞涨红握紧的拳在身侧岌岌可危可能随时会挥向自己,但却猛地扯过衣服冲出房子,大门被甩的震天响。而自己在他愤然离开后也懊恼不已,不停的打电话被拒接,最后对方直接关机把他的心降温至冰点。眼看日落西头天空渐暗,坐立不安的还是出家门到处寻找,四处找遍饿的肚子咕咕叫不忘给他买上他最喜欢吃的牛肉三明治沮丧着回了家——不过,谢天谢地,他回家了。

Grand大口吃完披萨,从冰箱拿了听啤酒坐回沙发上,翻着一本杂志,仍是不言不语。Smith哪里有胃口,蹲在那里腿都麻了。呲牙咧嘴的站起来,看Grand瞟了一眼自己,心头一热。他拿过Steve的杂志,想让他看着自己,没想到这家伙力气大得很,死也不撒手,低垂着眼,手上青筋暴起。他果然有很大的气!Smith在心里哀嚎,慢慢结束这场拉锯战。Grand却把书丢到一边,起身去卫生间了。

Smith没由来的恼怒,想怒踹沙发,但还是忍了下去。这件事说到底是自己的错,可是这个人连让自己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呼噜一把头发,硬着头皮敲卫生间的门,Steve……宝贝你出来,好不好?

卫生间的门刷被打开,Grand边往外走边闷声说,别像哄女人一样,我又不是被你刚睡完的婊子。

嘶——Smith的心被狠砸了一下。他一把拉住Grand,努力做到平静,别这样,我我我道歉,对不起,Steve,你知道我并不是有意说那些话我只是嫉妒Tylor每次你见到他都会,都会不一样我很害怕,我……

他突然就说不下去了,语速太快连口气都不喘,定定看着Grand,轻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Grand一直鄙视那些动不动就流泪的人,但是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眼眶很热,鼻子也酸酸的,喉咙像哽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这让他觉得很丢人。Smith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抱住他,随后抱紧。Grand咬着嘴唇,突然猛地一拳砸向Smith的后背。Smith防不胜防,疼的倒吸口气,却没有放开胳膊,暗暗松了口气,加大了自己怀抱的力度。

到睡觉时间,用手指头想Grand都不会跟自己亲热。不过Smith很知足,因为他没有赶自己去另一个屋子或者干脆踢他睡地板,只是背对着自己,留一个毛茸茸的棕色后脑勺给自己。他犹犹豫豫的把手放在这个闹别扭的人的腰上,那人的身体有些一僵,倒是没有把他的手拍下去或是 把他踹下床。Smith慢慢将脸埋在爱人厚实的肩膀上,觉得自己的呼吸和他一模一样。

Grand其实还没有什么睡意,身后传来熟悉的温暖温度让他的火气消磨的差不多了。他想起鲍勃迪伦的那句“life is hard,without you ”,闭上眼睛,深吸口气,强迫自己睡去,却不由自主伸手搭上Smith在自己腰间的手。

不过依照两人对彼此身体的熟稔程度,这俩人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光溜溜的。丝柔被凌乱摊在地板上,Steve乱糟糟的脑袋枕在Smith的胸口上,呼吸清浅,一只胳膊放在他的腰间。Smith的一条腿不安分的夹在Grand的双腿间,下巴抵在他的头上,睡得安安稳稳。

说到两人的工作,Grand是一个音乐制作人,Smith是一家酒吧的酒保。这样来看俩人的工作环境其实并不太单纯,每天都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以及各色男人。不是对彼此没有信任,但安全感总有些单薄。这是外力的不可抗拒的因素。俩人的长相基本可以用平常腐女们说的“卧槽卧槽要流鼻血了啊啊啊为什么不去拍GV!”来形容,Grand笑起来像七月里的阳光,带点稚气;而Smith相对冷淡一些,但蔚蓝色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谁都把持不住会脸红。俩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海滩party上,Grand挥舞着番茄酱甩了Smith一身,Smith举着水枪把Grand逼得无处可躲,都笑得跟那时的夏天太阳一样,很嗨。第一次肌肤接触说起来还是很纯情的,大家往卡车上搬东西,Grand刚要抬起装烧烤架的沉箱子,Smith安静的来帮忙,握住他的手。Grand曾说,你握住我的手,让我感觉真的很不一样。虽然这句话有阅人无数的嫌疑【事实上并没有】,但是把Smith感动的直吻他。

至于让我们平日里冷冷淡淡的Smith先生吃醋发飙的Tylor是何许人也?乃是让Grand第一个亲吻的人,好吧,男人。他们俩青梅竹马,尽管Grand在13岁时就发觉了自己不同于其他男生,但是那时候他还没有摘牙套,相当自卑,一整天说不了几句完整的话。Tylor胸无城府的每天都哈哈哈,每次看见垮着肩膀的Steve都把脏兮兮的橄榄球扔给他大喊“牙套男”。他15岁的时候向朋友说明了自己的性取向,大致可以想到是什么后果,唯有Tylor仍跟他嘻嘻哈哈称兄道弟,说你这么人高马大,来球队可以当近端峰啊。就是这样不计自己身份、又如此保持热情和善意的男生,让在那个困难时期的Grand心里对Tylor非常感激,以至于慢慢的进化成爱意。18岁一起在海边篝火party,Tylor和他的女友你侬我侬亲热无比在Grand看来非常扎眼,同时心里非常难过。第二天一起去郊外喝酒,俩人勾肩搭背一路乐哈哈,突然看到一处河水Tylor欢呼起来脱光光直奔水里。面对光溜溜的心上人Grand有些脸红,Tylor招手让他赶紧下来,Grand也不含糊,脱衣跳水。Tylor还笑骂他身材太好。Grand看着Tylor,他正笑得没心没肺,非常灿烂。大概那时候Grand精虫上脑,抓住他的头狠狠吻了上去。Tylor吓得差点没淹死过去,扑腾这水如果有过路人看见还以为谋杀呢。慌不择路的Tylor跳上岸边抱了衣服刷的跑远,Grand苦笑,自己一定失去这个八年的好友了。但是后来Tylor却对Grand也没什么变化,最多不再是勾肩搭背,但依然对他非常关心。如今已经五年过去,Grand仍在Chicago,Tylor已经在西雅图一个小镇结了婚,在Grand生日前夕总会回来,叫着Grand出来喝喝酒,聊聊天,互帮互助。这些情谊。Grand一直记在心里。

这样看来,Smith的情况好一些,因为他一般不跟直男打交道,也基本无视周围人的看法,我行我素。他有自己的男友,是个挺英俊的家伙。不过这个人比较不靠谱,三个月后见不到人了,也无法联系的上,连再见都没说。之前的两三个男友也大都如此,Smith自己也分析,估计自己这冷淡的性子也让对方不胜其烦。不过,基本上Smith不是那种会借酒浇愁,为情所困的人,难受肯定是有的,但回家睡一觉,打会儿游戏,第二天照常上班。

是啊,如此看来,在Smith之前,Grand还是纯情处男一枚啊;而Smith根本就是一个只顾自己感受的冰山王子啊。

Smith发现Tylor这个人的存在也不是很偶然,因为这个叫Tylor的性感帅哥总会在Grand生日前夕驾车来请他喝酒。而自己的男友总会欣然前往,虽然不会醉醺醺的回来,但是他的那种神情,让Smith嫉恨交加。即使是在心胸宽广如他,真的会在面对最爱的男人对着另一个男人笑的开怀真诚并且目光中在他看来是隐藏不住的一些情愫时,他真的要发疯了。

这次吵架想当然还是因为Tylor。Grand怒吼,你不能因为是我的男友而限制我的自由!Smith冷笑,你还知道我是你的男朋友?你在和别的男人亲热的时候还记得我?Grand怒不可遏,他只是我的朋友,不要这么形容我和他的关系!Smith看他仍在为那个男人打圆场,从牙齿里挤出一句话来,如果你要当婊子,可得找一个会保密的嫖客!

哎哟,这话说得。后来怎样大家都知道。

Smith也知道自己说得很过分,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是从心底真的爱着Grand。他并不想为这段爱扯上霸占或限制这样的字眼,但是实在是不能容忍Grand的初恋情人一次又一次的打扰他和Grand的生活。但是你以为没有安全感的只有Smith一个人?Grand知道,Smith在酒吧面对的各类人太多,那次无意间去他工作的酒吧接Smith下班,就撞见一个男人在亲吻他的手,而Smith正低头笑,唇边漾开的笑容看起来自然甜蜜。当时Grand只觉得一股血直冲脑门,转身走了。Smith说了很多好话加道歉加洗了好多遍手,才换回Grand原谅的拥抱。

其实同志之间的生活就跟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惊天动地,也没有太多的滥交偷情,有人能跟你一起好好生活,下班回家开门迎接你的微笑,周末一起骑车去公园,在长凳上接接吻看看书,或者手拉手在海边散步,我显摆显摆自己的制作工作灵感,你炫耀自己今天又练了一手新的调酒手艺。起初Grand和Smith在大街上走,Grand总会不自然甚至可以保持一些距离,而对方总拉过他的手或环住他的脖子,在耳边轻声说“这没什么,相信我”,然后亲吻他的唇。Grand紧张的四处观望,发现真的没什么人嗟叹责骂的。其实他不曾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步调,没必要因为看见一对亲吻的同志就停下匆忙的脚步来唏嘘感叹或者唾弃不屑。以后的日子Grand就开心多了,情动时会主动和Smith在步行街吻的停不下来。

喝醉酒的Smith曾对朋友说,他(Grand)很阳光,像一个大孩子。但是他没有安全感,又那么的敏感和警觉。Smith跟朋友絮絮叨叨,我很心疼他。

朋友笑着跟Grand转述Smith的话,Grand一个人在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的越来越红。

他俩住房子很高,大概在27层左右。俩人经常在夜晚趴在窗前看夜景,看五颜六色的烟花在远处绽放,过一会儿才传来咚咚声,或者在春天的雨夜惊喜的招对方来看瞬间划过的奇妙闪电,或是放上一曲慵懒的布鲁斯,慢慢相拥而吻,窗外是听不见的雪花飘落。当然会有分别,Grand因为工作的关系有时候会跑遍伊利诺伊州,或周边其他州,其他城市。但是在每个静下来的夜晚,总会抽出时间趴在窗前,给Smith打一个电话。不是没有再碰见过比Smith更帅气的人,也不是没有跟他表白的人,即使是每年在固定时期来找他或是他去找的Tylor,真心待他是朋友的Tylor,不是不爱,只是爱的性质已经截然不同。不时地,脑海里总会出现Smith扬起嘴角的笑脸,短短的黑发,湛蓝的双眼直直看着他,直到他脸红,直到Smith的吻落在头顶。

有时候,真正的心动,永远只属于一个人。

Smith的脑海里走马观花的过完这些场景,微微低头,Grand已然醒来,长长的睫毛不时眨一下,嘴唇从这个角度看厚嘟嘟的,安安静静的靠在自己的胸口。彼时夏日的暖阳正好偷偷爬过窗口,笑呵呵的洒在他们的房间,映的周遭充满温暖馨香。Smith捧起爱人的脸,很轻的吻上去。后者温柔回应,抱住他的肩膀。房间很安静,连空气都屏住呼吸静静看着这一对恋人。听,即使他们是在唇间的呢喃,都听得这么清楚——

我爱你。

                                         (Steve Grand【Stay、All-Amercan boy】电影【周末时光】)


评论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