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西嘉的星空

去年的现在正是《云图》上映的日子,记得从电影院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12点,五环的北京车流渐少,远处扭曲高大的建筑闪着不稳定的彩光,前方的居民楼稀稀拉拉很少亮着灯,周围的建筑黑而陌生。习惯性望天空上看,没有多少星星,空寂广阔非常。

西克史密斯紧紧抱住罗伯特,浴缸里是缓缓流开的鲜血。此时的电影院非常安静,我听到了自己抽鼻子的声音。在国内上映的《云图》没有罗伯特和西克史密斯亲吻的镜头,我也没有试图找过。我看《云图》的目的比较肤浅,一是看一看周迅在好莱坞的表演,二是小本和达西先生的爱恋。现在回想起来,大多数的时候是西克史密斯或坐在房间,或在火车仔细阅读罗伯特的信件,一遍又一遍的看,直到慢慢老去。

罗伯特在信中说,我知道,西克史密斯,你现在一定在摇头叹息,但是你也在微笑,这就是我爱你的原因。

他说,读了一半的书怎么看也像进行了一半的恋情。

他说,我在那里鼓足勇气,尽可能长久的望着你。

最后,他说,人们贸然做出“自杀是懦弱的行为”,错的不能再错。自杀需要极大的勇气。西克史密斯,我相信我们不会死去很久,去科西嘉的星空下找我,正是在那里我们第一次拥吻。

你永恒的,罗伯特弗罗比舍。


罗伯特经历的太多。自出身的被父亲的厌恶不满,到后来音乐事业的不得志,远离爱人西克史密斯寻求正确的“充满荣誉和金钱”的道路,可以说除了最后的《六重奏》(还被埃尔斯那个老家伙说成是自己的作品),他都是潦倒的。但是他又及其完美主义者,所受的打击和羞辱让他不堪忍受。

他在司各特纪念塔怔望着西克史密斯的憔悴微笑,偷偷看着这个让他记挂了一生的灵魂挚爱。记得他们这一幕的最开始,罗伯特俏皮的拽走西克史密斯的马甲,说,我需要有你的东西在我身边。然后匆忙跳窗。达西先生的西克史密斯非常英俊,带些高贵的冷静,每次看罗伯特的信件时都是目光温柔,会带着微笑。在司各特纪念塔的兜兜转转寻找,明知爱人在这里却寻不见,他急疯了。

直到最后的枪响,我都非常非常不想相信这个结果。西克史密斯的痛哭不想细赘,罗伯特的沉睡不醒更不想再想。

又或许在某个时空,某个温暖的季节,那里的星空更美,罗伯特望着走过来的西克史密斯,伸出手,笑了。

1
评论
热度(1)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