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sammy的一封信——来自dean

嘿,sammy,今天我重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们所有的最开始。我是说,真正意义上的最开始。就是你还是个光着屁股乱吐泡泡的小婴儿的时候。

哦兄弟,你那时候还真是太小了,就是一个眼睛好大的小不点儿,那么点儿。蹬着两只小脚,看着头上的玩具,大眼睛咕噜噜乱转,不得不说那样子真的非常可爱呆萌(哦上帝这么娘炮的词儿我发誓再不说第二遍)。好吧,是妈妈让我亲你的。尽管你那会儿很香。

不过翻照片你也可以发现我是个从小就是个魅力无敌的帅小伙儿,哈。要我说你更像妈妈多一些,这绝对的在恭维你兄弟。sammy。其实我都记得。小时候的无数个夜晚,妈妈很香的睡衣,爸爸有力的臂膀,还有你这个肉嘟嘟小家伙,我的小老弟。好吧,还有不能省的晚安吻。

sammy。从小你就是个又倔强又敏感的家伙,真搞不懂为什么你的脑袋瓜里整天装这么多多愁善感的东西竟然没把你压垮或者长一副少年老成的脸,还长了这么一个大个子,脸庞也不赖。不过sammy,其实从小你就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是不是?yeah是啊你老哥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狩猎,追捕,无休止的战斗,以及纠缠。你是个不喜欢纷杂的简单家伙,sammy。我一直在对你说我们的家族使命,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把你扯进来。哦,哈,瞧我在说什么。可是sammy,没有人比我更希望你过得平安快乐,是我把你原本该平静正常的生活搅得一团糟。我是个不称职的老哥,兄弟。

嘿sammy gril,看到这儿你一定又露出那副眉头紧锁的狗狗眼表情了你这个小女孩。知道吗sammy,在经历了这么多年这么多的事情,在我看来你还是那个有点任性,心肠不赖的我的小老弟,还有点爱哭鼻子。从小你就敢顶撞父亲,立场坚定,八个wendigo都拉不回的倔性子。你现在还是这样。让人想踢你的屁股。

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猜你一定不想我再重赘一遍,不过说实在的我也没那耐心。大大小小的鬼怪,或轻或重的伤势,以及我们失去的那些人。sammy。你说,我们之间有些东西破碎了,你不再信任我。哦sammy,当时这话听来的确挺伤人的。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一定有你的道理,一定是我哪里做得非常不好。我道歉,sammy(接受吧兄弟,我可不想这么低三下四说apologize还他妈有第二次)。至于我们不是兄弟的那些话,我相信你只是还在气头上。哦还有那些你不会救我的话我压根儿就没信,兄弟,只是让我更清醒了些。

哦,sammy。你是个聪明的家伙,从小就比我聪明。我只需要我完美的身材就能保持很大的魅力了,兄弟你别妄想有我这得天独厚的条件了(噢耶)。sammy,你是我唯一的弟弟,唯一的至亲,我做梦都他妈希望你是安全的,哪怕要我付出任何代价,只要能保住你的小命儿。是不是这样的希望相反给了你很大的压力?我是说,我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你?兄弟,要知道,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意。只是看你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不管你是死而复生或者昏迷不醒或是恶魔化或者还是在我面前痛哭流涕说你的忏悔——sammy,尽管说出来很肉麻,可是你不知道我看着这样的你,我他妈的心快要疼死了。我只想要你好好的,再无其他。

sammy。还记得我说过,你长大了,要我时刻保护你是不现实的这句话吗?我记得你微笑着说,你这样想挺好的,你一辈子的时间都在照顾我,是该多为你自己考虑了。可是,sammy,我发现我走不出去。这么多年,我已习惯时时第一时间考虑的是你,时时想着的是你不要受到伤害,根深蒂固的、可恶的思想。sammy,我已近不惑之年(哦也快要成为一个少女们都热爱的性感大叔了),我没有其他必须要做的事情,我身边的事情就是只有你。

不知道是不是我快要老了,最近总是梦到咱们小的时候。梦到你拿着玩具飞机笑着玩儿的蠢样儿。爸爸在擦洗impala,妈妈在厨房做派。那时候是春天,我在放一个老虎头的风筝,还有个可笑的长尾巴。sammy,以前我会从这样的梦中流着泪醒过来(极少数你知道,我不爱哭,爱哭鼻子的另有他人),现在我知道那只是回不去的梦,也不再奢望。sammy,老哥爱你。所以老哥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即使是要给你留出你想要的空间,即使是老哥这条不值钱的命。但是,哈,我真的不知道该为自己做些什么。其实只要你快乐健康也算是为老哥做了件最大的事儿吧。

sammy,sammy。

评论(4)
热度(11)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