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爱情 - 一发完结

❤️

纪翌:

谈恋爱呀~

————————

1.

那时候,Bucky一定很喜欢你吧?




Natasha这样问时,Steve正和Winter Soldier——他叫他Bucky Barnes——一起站在史密森尼博物馆的玻璃窗外,把脸贴在玻璃上向里望。Bucky看上去没什么兴趣,而Steve喜笑颜开地跟他讲他们那时经历的一切。Steve笑着回答Natasha,“当然了。我们那是可是最好的朋友......”




“不”,Natasha打断了Steve,Steve困惑地望了一眼Natasha,Natasha继续说,“你看过他站在你身边的样子么?”




“你说什么——”Steve疑惑地问道,但他没能够把这个问题问完。橱窗里的那张照片都发了黄,他和咆哮突击队的小伙子们坐在一起,不知正在聊些什么,眉眼弯成了两条细细的缝。他们一定刚刚打完胜仗,所有人都在笑,笑的轻狂又张扬。




但Bucky并没有像他平时一样那样大声笑着,他偏着脑袋看着Steve,眼睛周围晕染出一层很温柔的光,嘴角微微勾起,笑的又轻柔又收敛,好像Steve的笑容给了他多么大的满足感。




“我们永远看不见站在自己身后的人。”Natasha说,她没有看Steve,专注地盯着橱窗里的那些老旧照片,仿佛她只是一个局外的评论者,和这一切都无关。




但Steve知道Natasha说的对。那时Bucky照顾他,和他逗笑,与他并肩作战,捡起他掉在地上的盾。Bruce也会在Steve受伤后给他包扎,Tony会讲那些自以为很好笑的笑话,Sam和Clint总是跟他一起战斗,Natasha帮他捡了不知多少次盾牌。但是他们都不会用这种眼睛望着他,他们会像咆哮突击队的小伙子们一样和他争吵,跟他一起哈哈大笑,但他们不会像这样看着他。




那种特别骄傲,特别知足,特别纵容的目光。无论他再如何反对Steve参军,他还是会用那种神情望着他,无奈地对他说,“笨蛋,在我回来之前别做傻事。”




Steve侧头看看Bucky,他站在他的身前,长头发遮住了冬日战士的脸,让他的神情在迷蒙的灯光中有些闪烁。




Steve想,我为什么一点儿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那时候Bucky喜欢过我吗?




2.

坦白地说,这对Steve不公平。




那时,男人也可以喜欢男人甚至只是一个私下流传的隐秘的秘密,隐秘到这事儿从未传进Steve的耳朵里。Bucky总是站在他的背后,Steve习惯了,他从没想过他站在那儿的时候抱怀着什么样的心情。




更何况,Steve的恋爱经历少的可怜。他连张牙舞爪涂着红嘴唇扑上来的索吻的姑娘都还搞不定,现在想来,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就像一门高阶代数课程,Steve则连简单的算数都没有及格。偶尔Steve想起这事时就会觉得太沉重。在每天都会带着咆哮突击队在战火中穿行的战争年代,他身上背负着太沉重的国仇家恨,连多放上一根稻草也显得沉重,他便没有心思去分辨对待Bucky和Peggy有什么不同。




唯一一次Steve和Bucky谈起这事儿时,Bucky正在一边发出愤慨的声音,一边刷着皮鞋上的泥巴。Steve从行军帐篷外走进来,跟Bucky打了个招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然后坐在行军床上开始发愣。




“德国的泥就像他们的人一样顽固不化”,Bucky发着牢骚,把鞋刷子上的泥点子甩的到处都是,甩了Steve一身,爱干净的Steve却没有一点儿反应,Bucky问,“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今天Peggy看见Howard的秘书亲我,好像很不高兴。”Steve吞吞吐吐地说。




Bucky像被口水呛了一下,他看了Steve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我的天,我们的Steve Rogers一下蛋就是双黄蛋。”




Steve随手抓起枕头,向Bucky丢去。




“好吧,好吧。”Bucky笑着说,他严肃下来,手指撑在刚刚剃干净胡茬的下巴上,眼睛里浮动着某种难以定义的情感,“Carter女士确实挺不错的。你喜欢她吗?”




Steve沉默了一会儿,“她很漂亮,很聪明,而且很有坚持,我想我们是同一类人。”




“等这一仗结束了你可以试试看”,Bucky耸了耸肩,低下头继续对付他泡在泥水里的皮鞋,“所以你得先活着。我可不想因为我死在前头,让我心爱的人掉一滴眼泪。”




直到Bucky掉下火车后,Steve才明白这话的意思。当他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小酒馆里喝酒的时候,他的心脏就像一只被用针戳过的气球,呼呼的漏气,想塞都塞不上。他张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些气流穿过他的心脏,从他的咽喉里窜出去。




但是Steve想,这样说来,他一定很喜欢Bucky。因为他一直活着,活过了那场浩劫一般的战争,活过了冰层下的七十年,活过了漫长的没有Bucky的岁月。




然后他终于得到了一个机会,可以站在Bucky面前对他说,你看,我还活着呢。




3.

只是有时候Steve还是会很遗憾,尤其是现在的Bucky对他不甚感兴趣的时候。




Steve的眼睛直勾勾地穿过整个房间,整个复仇者会议室或者是硝烟密布的战场落在Bucky的后背上,而Bucky就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自顾自地修理着他的枪。




Steve就会有一点冲动,他特别想摇着Bucky的肩膀,像他刚刚恶补过的奥斯卡电影一样问Bucky,那时候你一定很喜欢我吧。




这不太像Steve,或者说,这不太像美国队长。但Steve想,或许这是命运给他的一点儿补偿。虽然现在他还是时不时得去拯救一下世界,但总归现在是和平年代了。他找到了Bucky,唯一从Steve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就站在他旁边的人。Steve终于能有点属于自己的personal things,他很为自己感到高兴。




但美国队长的理智让他始终没有问出口。其一,他怕Bucky厌烦了捞起旁边的枪托砸在他的脸上。其二,他总是会想起,Bucky或许并不记得了。就算那时候他是真的喜欢过他,现在偶尔Bucky看向Steve的眼神,还是会让他心里堵的慌。




Steve并没有不高兴,他只是很遗憾,他为Bucky经历过的一切感到难过,又忍不住想,如果那时Bucky说了些什么他们会变成什么样。也许Steve一时不能接受,但他觉得自己最终会陪伴着这个家伙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们终于还是渐渐老去。




他们会一起去山里跑步,一直跑到有一方认输为止,像小时候一样找一棵树的树根撒尿;他们会有一个小花园,Steve会在花园里种些南瓜,生菜和土豆,Bucky在旁边一边唠叨一边帮他把肥料分成一小堆;他们会领养一个小女孩,一定是个小女孩,Bucky会在她三岁的时候给她梳小辫,在她十六岁的时候把所有送她回家的男生打出去。




这样想来现在也不错。




虽然他们现在很难分出胜负,但是他们能对Sam说,on your left和on your right;虽然Bucky把施给土豆的肥料施给了南瓜,把所有生菜当成野草拔了出来,但是他们还是种出了一个病怏怏的小南瓜,Bucky用它刻了个手雷送给了邻居男孩;虽然孤儿院的大多数小朋友看见Bucky那张凶巴巴没什么笑容的脸都会吓的哭出来,他们还是找到了一个小女孩,用软软的小手抓着Bucky的头发咯吱咯吱的笑。




除了Steve无法定义,他们是因什么样的感情呆在彼此身边,一切都很好。




4.

唯一令Steve有些苦恼的事情是,现在Natasha已经放弃了给Steve介绍女朋友,Clint又成了这事儿的主力军。Clint不知道是唯恐Natasha多看Steve两眼就会为美国队长的胸肌和细腰而倾倒,还是最近兼任了神盾局妇女权益联合会会长决定做点事情,每天都抱着厚厚一本的相册和简历来给Steve看。




“这个真的很不错,参加过美国小姐的选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人也很独立,简直是二十一世纪的Peggy Carter。”Clint口若悬河地说。




Steve有点尴尬,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安安静静吃着煎豆的Bucky。Bucky捏着勺子,把一颗一颗煎豆送进嘴里,动作都没有中断一下,仿佛什么也没听见。




“Fury最近给我派了很多任务......”Steve有点无奈地重新把视线投注在自己的盘子里,“我恐怕......”




“我看过你今天的日程了,你今天的晚饭没有任务。”Clint哭丧着脸说,“Steve,这个破会长每个月有三个指标要完成......”




Steve看了一眼Bucky,Bucky依然没有任何反应,Steve便答应了。




Steve鲜见地换了西装。从任务现场赶到餐厅时那女士已经到了,穿着晚礼服光鲜地坐在餐厅的正中央。女士叫Lucy,是神盾局的心理医生,就像Steve说的一样,高佻又漂亮。用词总是很有理解力,让人很容易卸下心房。




他们聊了不少神盾局的趣事,诸如Fury刚进入神盾局的时候还是有头发的;也聊了些反恐的形式,Lucy就像Clint说的一样,很有见地,是难得的Steve觉得很适合做朋友的人选。




然而,Steve还是在晚上9点左右焦虑起来。那时天上突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这个时间Bucky一般在外面跑步。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他和Bucky一起在枪林弹雨里时他一点儿也不担心,Bucky跑步时淋个雨他倒是挂心了起来。




在Steve第五次看餐厅墙面上的表时,Lucy敏锐地问道,“Rogers先生,你是一会儿还有其他的约会么?”




“不。”Steve回答道,他犹豫了一下,“家里有个人在等我。”




“那我就放心了。我也是来帮Clint一个忙。”Lucy压低了声音说,然后她突然笑了起来,她用笃定的语气说,“那么他一定是对你很重要的人。你对他来说也是一样么?”




“我不知道。”Steve说,“曾经是。但现在我没有问过。”




“有一个叫做Arthur Aron的心理学家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只要互相回答36个问题,就会爱上对方。”Lucy皱着眉头恳切地建议道,然后她说,“我自己有一套更简单的理论。”




Lucy继续说,“不能见到他的时候你也想见到他么?见到他后你会不想让他离开么?”




5.

Steve抄近道跑回家的时候,雨比在餐厅里下的更大了一些,连出租车也打不着。Steve难得买的高档西装被雨淋的皱巴巴地裹在身上。Steve发觉他那套小公寓没有开灯,找了几个房间,Bucky也不在家里。Steve拨了几个电话确认Bucky确实没有出任务,匆匆换了套头衫,拿着伞跑出了家门。




Bucky一定是跑步的时候遇上下雨在哪里避雨。Steve这样想,沿着平时和Bucky跑步的路线找了好几圈,然而一无所获。




晚上11点时,Steve有点儿着急了起来,这感觉和七十年前失去Bucky时感觉相似,虽然不强烈,却直截了当无可回避。




Steve再次回了一趟家,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公寓没有任何发生过打斗的痕迹。




Steve检查到鞋柜时,发现Bucky的雨鞋并不在鞋柜里。Steve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再次拿起雨伞出了门。




这次Steve在离家不远的路口看见了Bucky,那是Steve骑着摩托车下班时经常路过的路口。因为车多行人多,他们跑步时很少经过这里。




Bucky就站在路边的人行道上,直挺挺地站在路灯下面,既没有焦急眺望,也没有着急跳脚。他就很安静的,很有耐心地站在那里,好像别的人和事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Bucky打着一把伞,手里还握着一把伞,雨水从他的雨伞四沿潲下来,在路灯下变成了一个黄色的温暖的光圈。而Bucky被笼罩其中。




Steve走过去,从Bucky的身后抱住他。Bucky的身体僵直了,但是他认出了Steve的味道,他想转过身来,但Steve勒住了他。Steve把脸埋进了他的头发中,深深地吸气。




不能见到他的时候你想见到他么?




是的。




见到他后你会不想让他离开么?




是的。




这就是爱情了。




6.

Bucky洗澡出来时Steve正在键盘上敲来敲去,从打印机里扯出了一张很长的纸来,招手叫他,“Bucky,过来,过来,我们来做一个游戏。”




“这是什么?”Bucky皱着眉头看了一眼Steve手上的纸,上面印着作者Arthur Aron和标题,“To Fall in Love with Anyone,Do This”,Bucky狐疑地问,“做这个干什么?”




“这是神盾局的心理医生留的任务,必须要完成。”Steve大言不惭地说。




然而Bucky就信了。也许仍是过去留下的习惯,从不怀疑Steve所说的话,Bucky在Steve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第一个问题,”Steve说,他满怀希望地问,“如果和世界上一个人共进晚餐,你会选谁?”




“你妈妈。”Bucky回答道,Steve的眼睛跳了一下,他都快有点喜出望外了,但接下来,Bucky认真严肃地补充道,“因为她做饭很好吃。”




“好吧。”Steve干笑了两声,他看上去尴尬极了,“那么,下一个问题……嗯,举出三个我们之间的共通点......执着,专注......善良?你觉得呢,Bucky?”




“白人,个高,强壮。”Bucky说。




很快Steve发现这一套对Bucky行不通。Steve猜测这些问题之所以有效,是因为人们总是在回答问题时有一些情绪的变化,视线的交流,人们在问题中渐渐更了解彼此,然后产生了感情。




然而Bucky只是专注于回答问题,他直视Steve的眼睛,理由都无比地正直客观。比如Steve问他最完美的一天,他几乎想也不想就说出了“睡觉和打靶”,Steve让他用“我们”造三个肯定句,Bucky冥思苦想了一番后对Steve说,“我们是士兵,我们是神盾局的士兵,我们是神盾局复仇者联盟的士兵。”




这答案严谨地让人无可挑剔。




他们还是回忆了一些过去的往事,Steve会谈起他们小时候住过的街道,上过的学校,一起喜欢过的隔壁的女孩儿,而她最终成了Bucky的女朋友。




Steve聊起这些时Bucky会认真地听,眉毛和鼻子都可爱地皱起来,他会询问一些小细节,但除此之外也不会有更多的反应了。他仍然看上去非常迷茫,Steve不想逼迫他,Bucky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构成Bucky Barnes的一部分,Steve深信不疑。Steve只是有点担心,他永远无法知道七十年前的Bucky想要对他说的那些话,但是他现在重新得到了机会,他能够知道现在的Bucky想要说些什么,他却担心这是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最后一个问题”,Steve说,他已经想结束这个游戏了,他想他并没有看出现在他和Bucky之间有了什么特别的变化,“在你的身边的人中,谁的死亡会让你最难过?为什么?”




“你。当然是你。”Steve说,他决心不再掩饰,但他把声音压的很低,“我以为你死了的时候,你几乎带走了我的一半世界。”




“我也是。”Bucky说。




“所以你的答案是我么?”Steve问。




“不,是Bucky Barnes。”Bucky说,“因为Bucky Barnes死去的时候,你好像很难过。”Bucky踌躇了一下,他决定礼继续说下去,他说的很自然,就像这是一个像“他是白人,他个高且强壮”一样颠扑不破的真理一样,Bucky说,“所以我得活着,这样你就不用太难过了。”




Steve张着嘴,他发觉现在他们也许不用再进行最后一个环节——凝视四分钟对方的双眼了,因为他们现在就在做着这件事。Steve惊讶地盯着Bucky的眼睛,而Bucky的眼睛浅的让他觉得他能从那儿直接看到Bucky的心里,Steve在那里看到了一个他熟悉的人,带着绿色的军帽,抹着发蜡,一直冲他微笑。他们就这样一直注视着对方,直到Steve突然发觉,他的手在他没留意的时候磨蹭上了Bucky的脸。




Bucky有点尴尬地向后靠了靠,躲开了他的手。但是他对着他翘了翘嘴角,挤出了一个微笑。




这个游戏结束了,因为Steve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Bucky可能永远都不会说,但Steve想,他已经得到答案了。




7.

所以那个时候,Bucky一定很喜欢Steve吧。




其实,Bucky一直都很喜欢Steve。






评论
热度(1930)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