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南往北

很多事情在很不经意的时候就被记起了。

就像这将近15年来得橄榄球职业生涯,走马灯般闪过的记忆是09年漫天的彩带、沸腾地人群,尽管绚丽的场景中身边并没有那个人在身边,但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就想到那笑脸了。

想想也是奇怪,并不能说如今是和平友好的分手,但每次记起来的就是那个人的笑容。有点傻里傻气,但很真诚,像个没长大的大男孩儿一样的笑容。

其实,他一开始就知道像Jimmy这样的球员是不一般的。他大学打篮球出身,爆发力强,表现力足,不安于现状,不满足拥有,不妥协现实。但是他比这个大男孩儿大了将近八岁呢,即使他有点小骄傲、小急功近利,在当时的他看来也是有点可爱的上进心的表现。在拿到隆巴迪杯的第二年这个大男孩儿就活跃在他身边了,完整的赛季,优秀的表现让他入选当时的全明星赛。每个年轻人都喜欢被万众瞩目的感觉——他看着穿着全明星球衣的大男孩儿,看到他的傻气的笑容更大,眼睛更明亮——他知道他绝不满足于此。四年的职业生涯,他的三次全明星,他创造的接球达阵记录,他在12年NFL排名第14,14年排名第10,15年排名第31,嗯哼还有他在达阵后的slam dunk,那是引爆全场激情的必杀技。作为他的四分卫,他享受为他传球,也开心看到达阵后的大男孩儿蹦蹦跳跳扑倒自己怀里,或是自己被他高高抱起,或是他的乖小孩儿在公共场合大方说我爱Brees,他的我的兄弟,或者是他让自己的小儿子穿上Jimmy的80号球衣拍照,或者是Jimmy嘲笑自己的发型,他同样可以拍着自己的胸脯骄傲地说,我家的TE,我的Jimmy boy,是全联盟独一无二的大杀器。

因为有他,也因为有他,新奥尔良圣徒在NFL从来不能被小看。

但是什么时候一切变得不一样了呢?是四年的时间太长了吗?是球队疲软瘫倒在季后赛门前,还是Jimmy的伤病让好胜心极强的他无法忍受?又或者Jimmy其实是在埋怨自己命运,诅咒橄榄球之神?还是,14年夏天他们两个公开与众的争吵?可是谁又能说自己不是心疼的?他是稳扎稳打的土象星座的人,看着耐不住性子的火象星座的大男孩儿也劝过他,要耐心,不要急躁,这是在NFL。而或者连他自己也没有想过,自己是站在已经拿过一次隆巴迪杯的角度上来劝慰他的,这种劝慰可能更增加了他的敏感和……失信。28岁的近端锋其实时间还那么长,但他知道他的大男孩儿会观望同时期的其他TE,东海岸已经拿过戒指的同龄人更大大刺激了他的自尊心和好胜心。

14赛季Jimmy伤愈归队后恰好赶上自己的生日。他在心中暗暗说,我要让你度过一个快乐的、并且是享受胜利快乐的28岁生日。而他的大男孩儿,他的Jimmy,就像知道一样冲自己挤挤眼睛。

后来的结果我们就都知道了。他没有做到,他亦没有享受到。非常苦涩的失利。

15年的初春三月,NFL联盟是集体惊天动地。说真的他并不是很想想起这些来。对着媒体他说,我跟任何人一样,对于Jimmy的离开非常震惊。他说,我爱他,他是我的兄弟。

不过大概是我的这份爱徒有其表吧,不能给你你想要的野心和荣誉,哪怕是季后赛,哪怕,是一份胜利的生日祝福,所以你再也忍受不了了,所以你想离开了,离开南边远远的,到最北边。

他理解,并且送上祝福。但是很可惜我们不能总是见面了,不能像四年来这样放肆的大笑和畅快的打球了,不能转头就看到那傻里傻气的笑容了。

四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Brees觉得这个是最难过的。

有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在不经意间就被记起了。就像五年前,那个有着灿烂阳光笑容的23岁大男孩儿穿着干净利落,像带着一身春日的阳光似的站在自己面前,说,嗨,我是Jimmy Graham。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