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行僧

我只想看到你的美/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泪/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也不愿意和人作对/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其实是想聊一聊这首歌的,但是还是免不了说一说崔健。

我是摇滚歌迷,但是国内的听得不多。在国内,尤其是主流层面上,搞摇滚是不现实的。但是还是有很多优秀的地下乐队。我们说为什么爱摇滚,是因为它真实,敢做。敢于对现实生活的批判,敢于为底层人民呐喊。而这恰恰是当权者、尤其是中国,所不能容忍的。记得上高中还是大学的时候,还有一本刊物叫《我爱摇滚乐》,其内容其实是比较专业,国外的摇滚乐队介绍详细,国内的地下乐队也经常提及,而且富有嘲讽性,这种与主流不符的叛逆性和特殊性极容易煽动那时候处于青春期的学生党的神经。但是,按照主流媒体的说法,这本刊物是“污秽不堪、低俗恶劣、影响极坏”,因为杂志里面会掺杂一些脏话、情欲和颓废肮脏的乐队人的图片。但真实的摇滚环境本来就并不单纯,每一位真正的摇滚人就是一位癫狂的诗人,你不能用你认为理所应当的、被洗脑后的思维来考量他们的内心世界,并扣上神经病和肮脏的帽子。所以这本刊物在几年前应该就是停刊了。很遗憾。

崔健是很有勇气并且很智慧、不妥协的人。我上面说,每一位真正的摇滚人就是一位癫狂的诗人,但他们会时刻保持清醒。对社会状态的思考、对当下政治格局的思考、对人性的思考是会让一个敏感多疑的人更加悲天悯人,他们都是悲观的。崔健活跃的八十年代,文革刚结束不久,国人神经紧张,政治层面让人疲惫不堪,而此情此景会让一个有良知的音乐人表达出来。但中国是一个政治大国,专制压抑,有些词语即使你并没有其他含义,还是会有想象力丰富的人引申到神经敏感的政治层面,“这就是闹革命”诸如此类的荒诞又愚蠢的话语。

记得有位文学大师说过,"文学的衰落就是国家的衰落",其实文艺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所处的环境集权压抑,不能如实的反映真情实况,那么它必然是黑暗的,对文艺的发展也只能是倒退作用。崔健在被主流媒体的有意阻挠下选择不声不响,其实就是最大的震动。踏实,耐心,执着,坚定,真实,他的作用会在日后更加鲜明的显现出来,而年轻人也应该多思考思考,什么事值得喜欢的却被弃如敝履,什么是糟粕却还如视珍宝。

歌曲里,崔健说,“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的确是非常值得回味的一句话。既是指的浪子的孤独,也是自己在音乐道路上的偏执。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评论
热度(2)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