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never told you

http://www.xiami.com/song/1769071418?spm=a1z1s.3521865.23309997.1.5egbuz


chapter 1

I miss those blue eyes/how you kiss me at night

清脆却刺耳的声响传来,他不得不从睡梦里边一下子跳到现实中来——一颗暗黄色的脑袋伸过来,漂亮的灰蓝色眼睛没有一点抱歉的笑意,轻声说,oops,把你吵醒了,甜心。

他笑着嘟囔一声拽过被单,把那人的脑袋塞进自己怀里继续睡,猛地耳边响起清脆脆地童声,“爸爸!我快要喘不过气了!”那边柔软的床垫一下一下往下沉,是被当成了蹦蹦床,“爸爸爸爸起床爸爸!”

他霍然睁开双眼。

他的球衣号码在今天就要退役。“你是这个城市的英雄!”路过球场的时候有球迷举着标语拼命对自己挥手。他停下来为球迷在球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市长握着他的手一手拍他的肩,他礼貌的将笑容留在镁光灯前。

他看着自己在大联盟背负了十八年的球衣号码缓缓升起在球场上方,忽然觉得自己变老了。他看到下面坐着的自己原来的队友,教练,助教,球队老板,甚至还有原来的同区死敌。忽闪的镁光灯、人头攒动的球场、神情激动的球迷,无一例外的都在看向站在正中央的自己。十八年来的球场征战和伤痛欢乐似乎都变得飘渺无比,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平和淡然,就像在看别人的故事一样。

他觉得恍惚不真实。不然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场合看到那灰蓝色眼睛的人笑着走向自己给自己拥抱呢?

祝福你老兄。

那人的声线又轻又柔的响在耳边,手臂的力量却重重的,环在自己腰间,不一会儿就松开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握住他的手。

”那么现在,就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吧。“

他糊里糊涂地看到他把小小的银色的漂亮的戒指放在自己手心里。

你是我的best man?

那人笑着点头,却不看他,是,你的best man。

”新郎你如果再不吻新娘,我们可就要找伴郎来亲了。”

那人笑着退开了。牧师也笑,“哦小心眼泪。真是感性的朋友。“

是怎样到了40岁的呢?

我以后就要负责接你的球了是吗?

瘦高瘦高的白净男孩儿抱着胳膊站在自己面前,脸庞还有点婴儿肥。一双大大的灰蓝色眼睛有点凶神恶煞的看着自己。

他嗯一声,俩手摩挲着椭圆形的球。

哼。男孩儿刷地伸出手来——他以为他要打他,那男孩儿却突然咧嘴笑了,扯过他的手,我认识你!我喜欢看你传球!一点儿不含糊,就像Bart一样!

他觉得有点脸红。

我们以后进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我继续接你的球,你同意吗?

夏夜的时候男孩儿跟他躺在球场上,望着星星说。

他快速的嗯一声,又觉得好像太快的暴露了自己的想法,有点不好意思。

男孩儿嗷呜一声将球仍在空中。随着他的单膝跪地,烟火瞬间亮起,彩色的纸条喷向他们的时候他似乎也看见了那双灰蓝色眼睛看向自己,果不其然他那最主要传球目标大嚷大叫激动地朝自己跑来,跳到他的身上紧紧抱住他的头,热烈又单纯的揉着他的头发,亲吻落在他的头顶,吼声炸在他的耳边,我的甜心!我们做到了!我们做到了!我爱你!

他亦紧紧地抱住自己八年来的亲密朋友和队友,久久地动也不动。


chapter2

but i never told you/what i should have say

男孩儿很久没说话,只是坐在他的床边看他收拾自己的衣物。

我没想到你要去那么西南的……球队。

男孩儿翻开一本漫画,说。

他有点不耐烦,毕竟我们不可能永远都在一起打球。那是个大球会,你知道。

男孩儿沉默了会儿。恩,他抬起头眼睛里又重新盛好了笑意,你总是比我有志向。

哦,不,我不是……

哈哈,我懂。男孩儿环过手臂来,搂住他,漂亮的眼睛亮闪闪地,我会去看你的,老兄。如果我们各自的球队遇见,你最好让我刮目相看。

比赛结束后他们在一间私人酒吧碰面。因为是获胜方,他正和自己的进攻组谈笑风生。灰蓝色眼睛的男孩,不,男人,望过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发觉。

狗屎!这感觉就他妈的是狗屎!

他们的第一次对手赛后,他收到这样的短信。忍俊不禁,给那个人回过电话去,趴在窗口望着东边的夜空,你是说主场输球还是再也接不到我的球?

那边呜呜哼哼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撒娇,他打了个冷战——紧接着那边吼起来,都不是!是你就像没看见我一样!该死——我就在场边离你不到十码的位置!

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那边的人更加恼火,啪的挂掉电话,不一会儿他房间的门被敲的震天响——看见他开门还在笑那人低吼一声扑过来把他压在身下使劲儿揉他的头发。

寒冬飘雪的比赛,他看到他在达阵后奔跑着跟自己的四分卫拥抱,他的主场一阵狂欢——突然喉头一塞。突然发觉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跟他像那样的拥抱过。突然觉得难过无比。

那人发过短信来问,今天你在口袋的表现不正常。

他没回。

那人又打过电话来。

他没接。

又觉得自己像闹别扭的青春期女生,遂敲开那人在东海岸的家。那人拄着门框横眉冷对,我跟保安说了,看见西南某球队四分卫的臭脸就赶出去,回头我要把保镖全辞了。

他一下子笑了,伸手揉那人的头,稍微有点,想吻一下。

一定是我喝的有点多。他听着那人嘟嘟囔囔却止不住眼里的笑意的时候想。

然后他从身后抱住了自己十三年来的亲密朋友。觉得自己好像从没有跟他分开过一样。


chapter3

I can't believe that I still want you/after all the things we've been through

他放上几支雏菊和满天星,还有几支康乃馨。

他想到自己这些年来换来的三枚冠军戒指和奖杯。想到媒体铺天盖地的批评和赞扬。想到一儿一女,想到美丽善良的妻子,想到号码退役。

想到家乡的媒体将他俩认为是the sweetest couple in the world,配图是那年他们所在的高中拿到冠军碗,他们两个紧紧地拥抱,背景是漫天的烟花和彩条,人声鼎沸,无以伦比。

这些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样熬过来的。他轻声地,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墓碑上灰蓝色眼睛的男人笑的一如既往的漂亮。









评论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