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us

relationship:Chris Carpenter/Adam Wainwright

fandom:baseball

———————————————————


Chris在场下看着不远处那个高高大大的人在摘帽擦汗,右手神经质的蹭着裤子,对着捕手Molina眼神交流着下一个投球的战术——好吧,在面对Ellsbury已经是3个坏球。

他恍惚想到两年前的这会儿,站在Adam位置上的是他,站在现在自己位置上的是那个笑起来傻死了的Adam。如今自己的伤病,就像两年前他的伤病一样。不过Adam要比自己年轻六岁呢——而且,他看着那个人在投出BB后脸上一闪而过的无奈——那个人倒是比自己乐观阳光很多,看起来天真又活泼,完全不用担心他的心理健康程度。

这么想着他就忍不住想笑。Adam经常说“Chris是我的好老师,我能学到很多。”但是其实Chris也说不好他俩到底谁在帮助谁,又或许像一些媒体所写的那样是“wainwright的名字经常和carpenter一起被提及,相反对于carpenter来说也是这样。 ”当然,最后还有一句“棒球界的Brangelina。”哇哦,真说不好是莫大的荣幸还是奇怪的别扭感。但是事实上他们两个的羁绊是Chris自己和Adam都承认的,反正也不是坏事,不管是对彼此自身来说,还是球队的成长来说。毕竟pitcher的进步相当重要。

喔!人群爆发巨大欢呼声,回过神的Chris才发现对方球员Napoli轰出了二垒安打,三个垒包都有人的red sox球员跑回本垒已经得分。Adam接回球面色是掩不住的不甘和失望,Chris甚至还从那神色里读出了一丝丝胆怯。他直直看着Adam,后者像预料到一样也送过来目光。Chris注视着他,对他轻轻摇摇头,又点点头。Adam用手套习惯性的抹抹嘴角,垂下眼睛。

所以说人的性格总是利弊相杂不能完全单一,Chris趴在栏杆上给自己吃了颗巧克力豆,目光瞟了一眼队友和那边的红袜球员。Holliday比较平衡,只要伤病远离,Wacha有天赋但是不够果敢,Kelly够聪明但略蛮横,Kozma人老实,但总是晃神。他重新看回Adam,这个家伙,不蛮横不寡断也踏实,但是还是缺少运动员的血性,他太透明。不是一眼就能让对手看穿战术的那种透明,而是作为一个人的透明,上帝似乎把他的阴暗面去掉了。

SO掉Bogaerts,漫长酸疼的一局结束,红袜两个垒包依旧有人。Adam低着头走下来,Chris拍了下他的腰部,后者报以一个惨兮兮的浅笑。

话说回来自己在2011年面对Texas的时候也不是说心底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他才不会表现出来哪怕一星半点,他就是要在气势上也要唬住对手。事实上他也足够拼命,一局上的触垒他真是用半个身子扑过去冒着被对方打者踩到胳膊的危险安全上垒完成doubleplay——事后Adam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说,Chris你这个也太危险了,他眯着眼睛比划着,就差这么一点这么一点就踩上去了!Chris摇头笑笑拍拍他的胸脯,没说什么。

想远了。扭头看到Matheny正和Adam以及Molina说着什么,Adam低头听得认真,脸色很严肃,抿着嘴给自己的额头擦汗,Yadi拍拍他的臀部也说了什么,Adam露齿笑也拍拍他的肩膀。

Chris收回目光。Kelly在一边嘴里咬着巧克力棒和Wacha嘟嘟囔囔红袜对裁判的out根本不用那么大惊小怪,Matt Carpenter和Holliday比划着芬威球场的尺寸,并时不时看向红袜投手Lester。Kozma因为自己的失误坐在板凳上一个人低着头闷着,Robinson过去拍了拍他。Westbrook和Fress正在说笑什么。Chris又给自己吃了个巧克力豆。

有的时候人的占有欲比你想象的要存在感强,嗯是占有欲。他很愿意承认这一点。Chris想到分区赛和海盗的比赛,第五场,随着Adam的兴奋嘶吼,随即是漫天烟花和震耳欢呼。他跑过去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被团团围住自己几乎挤不进去,远远看到紧紧抱在一起的Yadi和Adam,哦,他放慢了脚步。Yadi绝对是世界上最棒的C,两次金手套,激情努力优秀踏实,平衡感强,从球队来说,他更像是cardinals的精神领袖。Chris在一边给了Adam两分钟的时间,后者还是在跟别人搂搂抱抱,他一把扯过Adam的后衣领,那个人一看是他,”啊“了一声给予了大大的宽厚拥抱,Chris高兴的发现他抱着自己的时间,还挺长的。

”我想吃巧克力,“Chris回头看见Adam站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手边的零食袋,”豆。”

Chris看了看他摘下帽子后的乱乱的短发,两米高的一巨人一脸小委屈的表情实在是有点儿……他把零食袋递给他,“好好干,Adam,才一局。”

Adam咬着巧克力豆点点头,笑了笑,牙上嘴上都是巧克力,Chris笑喷。

就是这个人基本不会生气。你会看到他沮丧沉默或者一个人坐在一边,但是很少看到他他愤怒的跳脚和大喊大叫,口香糖嚼的也不多。说真的对一个王牌投手来说,他很没有“明星范儿”,他永远都是那样,手指干净,发型正常,不佩戴任何饰品,没有任何纹身,甚至很少爆粗口。比赛结束安安静静回家,即使去和队友狂欢,也会保持冷静。有的时候Chris会不由自主的想要挑战一下他的冷静,比如会在他连线采访的时候朝他扔冰块,撒冷水。Adam戴着大大的墨镜叉着腰笑呵呵的,一边躲着一边跟那边连线的记者夸赞着上场的Chara。Chris锲而不舍,到最后那个人也只是淡淡说一句“好了这够了啊”,他收手,Adam依旧笑呵呵的,不忘跟连线的记者解释一下。

不过这也不能证明他就是一个正正经经的绅士——绝对不能啊。Chris侧头看见Adam两手抄兜低着头站在自己身边,右手还攥着巧克力袋,见Chris看他,他也转过头来,喧闹的芬威红色的海洋是背景,他著着灰色的球衣胡子拉碴,神色不安但眼神一如既往的柔和明亮,Chris笑了笑,最后只是拍了拍他宽阔的肩膀,翻了翻他卷起来的衣领。这个人,最会闹鬼样子,跳乱七八糟的舞,傻呵呵的笑,真的是一点霸气都没有。


Adam坐在板凳上用毛巾裹着右臂,靠着墙壁看着远处正在跑垒的红袜球员。

累。

但是他不太想承认,他觉得自己能拖着这条胳膊投满九局,麻木着也没事,他能投出的曲球是让Ross、Ellsbury、Gomez等一干强棒都无计可施的利器,strikeout!他最愿意听见那白白的小球进入Molina手套的美妙声音,他相信他能。

穿着深色训练服的那个人双手抄兜站在不远处看着比赛场地,即使是侧脸也能看到那坚定无比的眼神和暗暗紧咬的牙关,他一直都是这么刚毅果敢,坚韧无比。两年前的惊天逆转的漫天欢呼和泪水似乎还在昨天,那个人眼中含泪但是仍在嘶吼,热血激情的模样仿佛可以再战20年。直到他的伤病让他不得不,不得不宣布退役。

那天他给自己打电话,说了这个消息。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只是由他亲口说出的那种感觉——Carp还是带着笑意说的——那种滋味Adam不想再接近第二次。他不让Carp挂电话,Carp在那边跟他低声说没事,还是笑着的。事后Carp跟大家说笑,Adam在那边跟我胡天海地的侃了40分钟,就是不让我挂电话。语气轻松笑纹渐深,不经意的样子让正在练球的Adam肩膀垮了下去。

那层薄薄的、薄薄的膜,也许他们两个身上都有,Adam咬着巧克力豆,这么想着。
















评论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