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 A Saint

Patrice Bergeron,1985年7月24日出生于加拿大魁北克的L'Ancienne-Lorette。球队是波士顿棕熊,副队长。Height 188cm,在场上的位置是center。在2003年进入NHL之前,他一直在Quebec Major Junior Hockey League(QMJHL)。表现优秀。他在2004年跟随加拿大国家队获得同年男子冰球世界大赛的金牌,在2005年获得世界初级冰球大赛的金牌,2010年冬奥会金牌,以及2014年冬奥会金牌。在2011年的6月他的球队获得斯坦利杯,这样他就成为三冠王(Triple Gold Club )成员之一(奥林匹克运动会、世界锦标赛、NHL),殊荣非常。(就不上在国家队的图片了,我适应不了那个枫叶啊还是。)


————————————————————————————

其实在这里我并不太想说Bergeron的这些荣誉和战绩,而是他这个人。怎么说呢,他有一个绰号,是“Saint Patrice”。至此基本可以看出他的大概性格来。而队友Marcy不止一次夸赞他。雪崩教练Roy大人也对他赞誉有加。各队球迷几乎没有讨厌他的,甚至连黑鹰球迷都比较尊敬他。这样看起来他似乎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英俊,谦虚,懂礼,温和,低调,“他真的是一个很完美的人啊!”他/她们冒着星星眼说。下面这张图我是初次认识他的时候。



说实在的,最初看见这图的时候我就费了很大的功夫(?或许也不是那么大)来寻找他。因为他真的是属于我最喜欢的类型了(最开始是单从外表,后来了解了性格,基本全戳)。可是他在波士顿棕熊,Bruins,肮脏暴力的球风,Milan Lucic的阴损臭名昭著,Zdeno Chara的名字我连写都不想写。有些球员代表着这个球队的性格和形象,比如penguins的逗比和轻防守,blackhaws的团结和不稳定,wings的坚硬和稍顽固,avalanche的青春和浅经验等等。但是Bruins我想不到什么优点,又或者是上赛季和黑鹰的比赛让我对他们的怨念较深,不容易拔出来。不过我自始至终没有讨厌过Bergy,因为他与bruins的其他球员真的不大一样。哦,坚硬是有的,只是不很明显。

联盟里让我从心里难过和开心的是Kaner和Toews,是那种,清晨会想到,临睡会想到的人。让我觉得快乐和大笑的是penguins的所有人。而让我觉得dreamy和warm的是Bergy。描述的如此完美,就像不可触及的泡沫。他还是会和我所喜爱的小Jeff激烈对骂,而Skinner气得通红的小脸蛋我本该是非常恨Bergy的;他还是会在别人挑衅的时候仰着头不退缩半步,拦住他,“wanna go?”;会微笑拥抱小球迷;和朋友谈天说地,也许加上两段荤笑话;他弯腰扶起摔倒的Toews;他在上赛季肺穿孔,肋骨受伤,肩部负伤,仍坚持打完了六场;Marcy说如果他有女儿,会心甘情愿让Bergy与自己的小棉袄约会;Roy大人说,要欣赏Bergeron真的很容易,他是个值得钦佩的球员;冬奥会球迷都为他抱不平,认为他应该至少当上副队长;他从未有过有损形象的任何新闻。他看起来是那么完美的不像话。




在想到Patrice Bergeron名字的时候是感觉温暖的,是真心想要再靠近一些和伸出手的的愿意。可我又知道根本没有遥不可及的梦幻完美事物,越希冀,越沉迷,越失意。反倒不如说Milan Lucic,他是暴力粗鲁和阴损,但是真实可触碰。就怕,Bergy的完美无缺,在某一天会戳破幻想。



评论
热度(2)
  1. 藏在球员更衣室假日的小木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ockeylover
    这个也是去年的。不过finally I'm over you Bergy.

© 假日的小木匠 | Powered by LOFTER